非凡洪荒

第兩千六百四十章 拍走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我自非凡 本章:第兩千六百四十章 拍走

    “我等如今最重要的是同心協力將其禁制住,之后再想辦法通過這化身來對付那人,不然的話,現在道友所做的一切都將變成無用功!”另一名修士這樣道。

    聽到這個,羅帆只是淡淡一笑,道:“我一直在等待著他到來。現在連諸位都來了,他卻反而沒有過來,這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嗎?”

    那些修士一個個的微微一震,他們原來只是從這自己的角度出發,認為那修士會因為這化身的損失而快速的趕過來,直接出手對付這些對付其化身的所有修士。

    但卻沒想到,若是真的是如此的話,以那存在的實力,又怎么可能真的這么長時間都沒有趕過來?!

    畢竟,哪怕是他們在這冰原附近守著,但終究也不過是在冰原之外守著而已。

    這樣的他們,速度便是再快,也因為隔了一層而不可能比得上那修士通過自身本體與化身之間的聯系所趕過來的速度的!

    這樣一來的話,他們在外面猶豫了那么一段時間,其實已經是足以讓那存在直接從無比遙遠的所在輕松跨越無盡時空,直接來到這化身所在之處,以自身的手段來輕松解決此時此刻冰原之中所發生的種種異變。

    想到這里的時候,這些修士一個個的心頭發顫。

    一種莫名的絕望更是從他們的心底浮現出來,讓他們一個個連身形都產生了莫名的變化。

    顯然,卻是他們想起這個,忽然明白了自己一直守在這里其實根本毫無意義。

    哪怕是自己能夠找到機會對付那人的化身,但若是那人真正將自己的真身加進來的話,那等待自己等人的,怕也是一切都化作泡影,一切努力都成為浮云!

    當然,這種想法只是在他們的心中浮現出一會而已,很快的,他們就將自己的注意力從自己的思維之中轉移到了此時此刻這冰原深處,這寒冷規則源頭所在之處的景象了。

    以真身與化身之間的聯系,正常來說,那人的本體應該早就來到這里,不至于讓其化身陷入這種惡劣境地的。但,這時候,那真身卻完全沒有出現,那化身的處境只是在不斷的惡化,那與化身連在一起的天地更是在這過程之中不斷的崩潰,不斷的覆滅。這種情況,足以表明,事情并不如自己所想,或許,這化身,對于那人來說,其實算不上什么?

    又或許,這時候,那人的真身也出了問題,或是被禁錮,或是被封鎖在某處位置?

    想來想去,他們終究還是覺得第二種可能比較大。

    畢竟,他們都是在若干年之前在那人的化身手中吃了大虧的,哪怕是現如今通過手段重新找回了超凡能力,但當初失敗所留下的煎熬與懲罰依然是時時刻刻的存在著。

    在這樣的情況下,讓他們相信這樣的化身對于那人來說根本算不上什么,那人甚至不在乎這化身的損失,這簡直就是讓他們承認自己是渣渣,是甚至連對方完全不在意之物都抵擋不住的廢物,這怎么可能?

    既然不愿意承認自己是渣渣,是廢物,那么,他們也就只能認為那人現如今已經是自顧不暇,真身本體根本沒有機會前來幫助這里的化身而來。

    想到這里,這一名名修士都是眼神發亮,一個個看向那一個扭曲變幻不定的世界的目光都充滿了一種難以言語的仇恨與快意。

    這時候,羅帆只是對這些修士道:“諸位若是不想發生誤會,請現在便離去吧。”

    他淡淡的看著這些修士,眼神之中并無多少溫度。

    那些修士一個個的面色變幻起來。

    “道友這是何必?我承認之前我們做得有些不地道,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現在事情已經過去,我等坐下來好好談談如何?”一名修士無奈道。

    羅帆只是淡淡的道:“我理解諸位,也請諸位理解我。請。”

    那些修士眼看羅帆油鹽不進的模樣,一個個的心中怒意膨脹起來。

    他們寧愿為了報當初被那寒冰生靈算計的仇怨至少都在這一處冰原附近守了數千萬年之久了,那心態如何,不言而喻。

    現如今眼見那寒冰生靈就在自己的面前,就等待著自己去折磨,這種感覺是如何的卻是可想而知。在這種感覺之下,他們怎么可能就此被羅帆這么幾句話便懟出去?

    當下,一個個的只是停留在那里,用一種莫名的眼神看著羅帆。

    羅帆看著他們,面上顯現出淡淡的冷笑,道:“莫非,諸位想要與我動手不成?”

    “道友不知道我等付出了多少代價來等待這一日。若是道友知道得話,便會知道我等會有多么堅決了。”一名修士淡淡的道。

    其他修士這時候的神色都顯得極為堅定,眼神沒有絲毫動搖的看著在那天地之外懸浮著的羅帆。

    羅帆這時候面上顯現出一種淡淡的神色,道:“付出代價多,并不代表最后勝利的就是你們。現在,你們慢了一步了。”

    這樣一說之間,他的身上開始有著強大的氣勢釋放出來,恐怖的氣勢在這瞬間沖天而起,向著這十七名修士猛壓過去!

    他這時候的氣勢,已經是悍然突破了偽圣級數的桎梏,踏入了假圣級別!

    這氣勢,其實也可以算是超凡能力的一種。

    在原來,只能夠發揮出偽圣級數的實力的時候,羅帆所能夠釋放出來的氣勢,自然也只能夠止于那偽圣巔峰這個等級而已。

    如此這般一來,現如今能夠釋放出假圣級別的氣勢,代表著的是什么,卻已經是很明顯了。

    卻是,通過方才與那寒冰生靈的爭斗,羅帆已經又是悟透了某些關鍵,悍然便讓自身在這一方天地所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悍然跨入了假圣級數!

    這不能說是因禍得福,卻也可以算得上是意外收獲了。

    畢竟,原本的他還想著要在百萬年之內來獲得這種突破的……現如今,卻不過是在短短的時間里面就完成了這樣的突破,這不管怎么看都是一種驚喜。

    這些氣勢壓過來,那些修士一個個的感覺自己好像是連呼吸都變得困難了一般。

    “怎么可能?!”他們一個個的震撼無比,只感覺自己的三觀都要被顛覆了。

    他們當初可是親眼看著羅帆從冰原之外跨入冰原之中的!對于當初的羅帆到底是什么層次他們卻是再清楚不過了。

    而現如今,只是這么短的,甚至不足萬年時光,他居然就已經是成長到了這么一個不可思議的層次,光是憑借氣勢,居然就已經是將他們完全壓制住,讓他們生出一種自己的性命在下一瞬間就要失去的感覺,這種提升幅度之大,完全是顛覆了他們的觀念了啊。

    這些修士雖說心志極為堅定,但,他們當初還在巔峰的時候都能夠別那寒冰生靈算計死,其在這一方天地之中所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能夠達到什么程度,卻是不言而喻。

    而現如今,他們乃是在這天地的懲罰與折磨之中艱難的抓回一點點的超凡能力而已,相比于巔峰之時的差距根本就是巨大無比。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面對已經是將自身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提升到假圣級數的羅帆,哪里有什么反抗能力?!

    只是這些氣勢而已,這時候就已經是讓這些修士一個個的震撼無比,甚至連活動能力都因此而失去了!

    “諸位請吧。”羅帆這時候已經是完全放下心來了。

    說話間,他只是順手一拂,這些修士便已經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包裹著,向上直沖而去,轉眼間就已經是消失在這寒冷規則源頭之中。

    再接著,便已經是排開一切,直直沖出了這一片冰原,直接出現在冰原之上的半空中,靜靜的懸浮在那里。

    這時候,那些修士尚且沒有完全反應過來,神色當中依然是極為茫然,好一陣子方才明白過來自己方才到底是遭遇到了什么。

    “現在怎么辦?再去挑戰一次?”一名修士這樣道。

    聽到這話,其他修士一個個的面色微變,再去挑戰?那結果和現在有什么區別?他們方才實力不如對方,現在的實力難道就能夠和對方相媲美了嗎?

    “他方才會手下留情,我們再下去,那可就不一定了。”另一名修士嘆了一聲,直接搖頭說道。

    以方才羅帆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將他們所有人輕松解決,讓他們在這一方天地的眼中再死一次,根本半點難度都沒有。別的不說,只要那些氣勢稍稍變化一下,他們怕就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但,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方卻并沒有這樣做,只是順手一拂,借用一股力量就將他們給輕輕松松的送出了冰原深處,送到了外面了。

    他們并非不知好歹,自然是一下就看出來,羅帆在之前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但,對方方才能夠手下留情,不代表著對方會一只手下留情!

    畢竟,兔子急了還咬人呢。現在對方還有著耐心,能夠壓制住將自己等人完全抹去的沖動。但若是自己等人不知好歹,一直去糾纏,那對方顯然就不可能一直保持著那樣的耐心了。出手來解決他們,這簡直就是可以預料的結果。

    是其他修士一聽,一個個的都暗自嘆息一聲。

    確實,接下去若是再去糾纏,對方不用多出手,只需要一個巴掌拍過來,自己等人在這天地眼中便要再死一次了。

    “那么,就這樣等著嗎?”又有一名修士嘆了一聲。

    這聲音之中有著強烈的不甘。畢竟,他們這些人哪怕是最短的,都已經是在這里守了數千萬年之久。為的,就是等待今天這種事情的發生。等待著,那寒冰生靈吃大虧。

    而現如今,那寒冰生靈明顯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了,他們卻只能夠在外面守著,連親眼看看其下場的機會都沒有,這讓他們的心態怎么可能平衡得了?!

    “唯有如此了。”有一名修士嘆了一聲,面上忽然顯現出一種莫名的笑容。

    “我們在這里等待這么多年,可不是為了要親眼看著那人身死的。我們要的,只是那人經歷我們這些年所經歷的種種而已。能夠親眼看到固然是好,但沒有親眼看到,也只是有些遺憾而已。若是我們去打擾那位道友,讓那位道友出現失誤的話,我怕是沒有信心再等待數萬億年了。”接著,他又說道。

    聽到這話,其他修士一個個的面現恍然,心中那種焦躁的情緒也漸漸的平緩下來了。

    確實,他們等待的,只是那人吃虧而已,卻并不是為了親眼看到那人吃虧。雖然沒有親眼看到有些遺憾,但這種遺憾,相比于放過那人來說,卻就微不足道了。

    這樣一想,他們一個個的心態就平和下來了。

    “正是如此,我們便守著吧。”另一名修士這樣說著。

    其他修士也一個個的附和起來,場面不過短短的幾句話功夫,就已經是變得一片平靜了。

    對于那些修士的選擇,羅帆并沒有在意。

    畢竟,那些修士現如今最強的實力也不過是與先天大羅差不多而已。這種實力對于這一方天地之中的普通生靈來說自然是無比驚人,無比恐怖。但,相對于現如今已經是能夠發揮出假圣級別實力的羅帆來說,那卻是完全不夠看的。

    便是那些修士再來,頂多也就是讓他多拍出一個巴掌而已。

    卻根本礙不了他的事情,他該怎么對付那寒冰生靈,依然能夠怎么對付那生靈。

    既然如此,他自然是沒有什么心思去理會那些生靈如何了。

    在這時候,他只是將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前方的那一方天地之中,不斷的凝聚一道又一道的熱量利刃插入那天地之中,在其內部化作一頭有一頭的熱量神魔,不斷的與那個天地的反抗力量對抗,對那天地造成越來越強的破壞!

    在這種破壞之下,那一方天地早已是千瘡百孔,若不是那寒冰生靈已經是身入其中去掌控操縱那天地,說不定光是這種損傷,就足以讓這一方天地完全崩塌了。

( 非凡洪荒 http://www.kuiagm.tw/2/2222/ ) 移動版閱讀m.xcxs520.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非凡洪荒》,方便以后閱讀非凡洪荒第兩千六百四十章 拍走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非凡洪荒第兩千六百四十章 拍走并對非凡洪荒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快速时时彩是私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