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國

3255 亂火(七)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愛吃大包子 本章:3255 亂火(七)

    馬托丘陵,光禿禿的地面在冬季呈現出一層白色,那是寒夜里形成的霜凍,現在已經是十二月臨近,歐巴羅的很多地方已經開始降雪,而靠近內海地區的馬托丘陵地區的氣候,還只是夜晚霜降的程度,在丘陵地的一處坡地,無數身披黑甲的騎兵靜立在黑色的夜幕之下,冬夜寒氣中,從戰馬鼻翼間噴出的熱氣,形成一團團的白色絲線狀的白霧,偶爾有戰馬不安的發出一陣低沉的悶嘶聲,很快就被自己主人猛力拉住,

    “大人,埃羅騎兵對目標咬的很緊,目標已經損失了四分之三的護衛,需要現在放出誘餌嗎?‘一名帝國騎兵隊長從遠處而來,在帝國大將瓦里西恩面前猛力勒住戰馬,

    瓦里西恩目光冷冽,嘴角悶哼了一聲,一身黑色將軍鎧甲,頭上帶著讓整個費珊為之驚懼的紅牛角盔,猩紅色的披風從身后背夜風吹得微微拂動,當初瓦里西恩為了加強對費珊人的震懾力,故意在針對費珊的吞并搞出的獨特裝束,紅魔鬼瓦里西恩,在費珊地區可是能夠讓孩魔王級人物,他精光閃爍的目光看著遠處十幾個朝著埃羅港方向而去的白點,在這些白點的后面,一隊隊身穿紅色鎧甲的埃羅輕騎兵正從幾個方向靠攏

    這些圣殿騎士最后能夠有幾個抵達埃羅港,瓦里西恩并不關心,既然教宗普達米婭選擇了作為誘餌,那么這些緊隨的圣殿騎士也自然都是做好了犧牲的覺悟,身為戰士最終能夠死在戰場上,而且還是為了護衛主君而死,這是一種榮幸!看著又一隊圣殿騎士脫離本隊,轉向朝著后面如狼群一樣多的埃羅騎兵沖過去,瓦里西恩的手還是忍不住緊了緊,從遠處收回目光,冷聲問道“已經發現的埃羅騎兵的數量有多少?’”除了眼前所見的這些,我們在東面和西面都發現了正朝著誘餌靠攏的埃羅騎兵,全數加起來大約三千到三千五之間,在算上眼前的這支,總數突破五千!這支朝著埃羅港而去的教團軍圣殿騎士就算是最后能夠抵達埃羅港,能夠剩下的人數也絕對不會超過十個!對“帝國騎兵隊長神色恭敬的回答說”五千埃羅騎兵。 .……竟然有這么多?“帝國隊長的回答讓瓦里西恩也深吸了一口冷氣,當夜對埃羅東軍的襲擊并沒有遭遇埃羅方面的騎兵,所以在瓦里西恩的心里,已經將這支全力壓上來的埃羅東軍視為一支純步兵集群,就算擁有一定量的輕騎兵作為斥候,數量也不會超過兩千之數,而現在回報的消息表明對方竟然足足有五千人,瓦里西恩倒不是懼怕埃羅騎兵,而是因為皇帝陛下的命令式要求全數殲滅!這就有些難度了,不過對于一向用兵狡詐的瓦里西恩來說,要做到這一點也有自己的辦法”傳令下去,派出誘餌!“

    瓦里西恩冷聲命令道,所謂誘餌作戰是庫吉特草原人的一種戰術,是草原騎兵戰術的一種變種,其實就是放出少量的輕騎兵作為誘餌,將敵人引入伏擊圈的一種辦法,很快,被特意作為誘餌挑選出來的兩百名帝國騎兵從陣列里邊出來,

    寒風蕭瑟,吹的戰馬鬃毛飛舞,

    瓦里西恩目光掃過這些騎兵,都是清一色的輕騎兵,騎兵身上只是穿著輕便鎧甲,戰馬并不披甲,而且這些輕騎兵無一例外都挎著草原人的復合弓,在便于抽取箭簇的戰馬右側懸掛著兩袋滿滿的羽箭,這些都是騎兵中不少都是庫吉特射手和東庭射手,是草原部族中精悍的神射手,在瓦里西恩麾下,這支騎兵部隊被稱為千騎軍,千騎軍是瓦里西恩在成為費珊與伊斯坦地區總督后,從麾下軍隊中選拔出來的一支斥候精銳,每一個都是有著兩年以上作戰經驗的老兵,雖然數量只有一千,卻是在大軍作戰時承擔全軍眼目的重要作用,同樣也是擅長勾引敵人的老手!

    黑夜里,兩百名千騎軍從丘陵而下,朝著遠處逃亡而來的教團軍迎上去

    之所以是兩百騎,是因為帝國巡邏騎兵的一個中隊就是這個數量,這樣的話,緊追而來的埃羅騎兵在發現這支帝國騎兵后,只會將這支遭遇教團軍的帝國騎兵當成一支帝國巡邏騎兵來對待,而這兩百千騎軍的戰力,其實絕對不在五百普通騎兵之下,甚至在黑夜這樣的環境下,本身就是精銳斥候的千騎軍更能夠超常發揮,果然隨著這兩百千騎軍開始加入遠處的追擊戰,本來已經被追擊的精疲力盡的教團圣殿騎士們,頓時感覺到壓力減少”啊!“鮮血四濺,錐形的破甲箭頭從一名埃羅騎兵背后透出來,看見自己面前的埃羅輕騎兵突然被一支奔射而來的白線一箭穿透,還帶著熱氣騰騰的血濺射到自己臉上,一名圣殿騎士目瞪口呆的有些不敢相信,就在他發呆的剎那,更多嗖嗖的聲音已經從他的身邊射過去,此起彼伏的中箭聲音”殿下,好像是帝國騎兵!“

    護衛在普達米婭身邊的一名圣殿騎士長發出歡喜至極的聲音,目光炙熱的看向前方,恍如天上鷹群一般,大約有一百多身穿黑甲的帝國騎兵從丘陵另外一端猛撲而至,就像是一把利刃狠狠的砍在后面追擊的埃羅騎兵身上,這些帝國騎兵的數量雖然不多,但是展現出讓人咋舌的驚人箭術,胯下驅策著戰馬,一邊在奔跑中,還一邊張弓搭箭的射擊,箭簇就是從那個方向射來的,明顯可以感覺到背后埃羅輕騎兵落馬滾地的聲音,”注意,有敵人!“”注意對方的弓箭……啊“”混蛋,注意右邊,右邊啊“此起彼伏的聲音在后面響起來,”真的是帝國騎兵!“普達米婭也從突然的變化中回過神來,驚喜的停住戰馬,看向身后,之見從側面傾泄而下的帝國黑甲騎兵急速的奔馳中,箭簇依然不停的射過來,利箭穿透了人的肢體,一名名埃羅輕騎兵從飛奔的戰馬上滾落下來,血花大蓬大蓬地在空中綻開,看得出來后面的埃羅騎兵在這突然打擊下亂成了一團,這一幕不但震驚了普達米婭,就是那些心高氣傲的圣殿騎士們也是臉色凝重

    圣殿騎士身為重甲騎兵的一種,在戰場上最怕遇到的就是這種高機動的遠程騎兵,特別是配備有帝國破甲箭的帝國弓騎兵!南北大戰中,配備了帝國破甲箭的匈牙騎兵就打的南方聯軍中的重甲部隊近乎崩盤,而據說配有帝國弩的帝國近衛騎兵戰力還遠在匈牙騎兵之上,而在南北大戰中,圣殿騎士們也已經領教過帝國騎兵的兇悍,看著剛才還氣勢洶洶的埃羅輕騎兵轉眼間就變成被人獵殺的對象,圣殿騎士們內心也不由升起一陣兔死狐悲的感覺”殺!“

    洶涌的帝國騎兵如同風暴一般沖入身后的埃羅騎兵中,緊接著便響起了廝殺、慘叫和瀕臨死亡的哀嚎,驚惶滿臉的埃羅輕騎兵就像一群老鼠,被同等數量的帝國騎兵沖擊的七零八落,普達米婭看著帝國騎兵從他們身邊沖過,這些黑甲的的帝國騎兵無暇理會他們,就像是完全看不見他們一樣,撞入埃羅騎兵里邊砍殺猛如雷霆,展現出的果敢驍勇和高度默契體現出極高的作戰素質,尤其是廝殺時那種悍不畏死的氣勢,就連她這個旁觀者都感到頭皮發怵

    如此彪悍的騎兵,只是帝國無數巡邏騎兵中的一支……如此強兵,就算比之自己的圣殿騎士團也并不遜色。擦身而過時,帝國騎兵鎧甲護臂上上劍與盾牌交叉的標志一晃而過,普達米婭身邊的圣殿騎士們臉色都有些變了,立即認出來了”費珊地區的帝國千騎軍!“”千騎軍?“普達米婭還在震撼中的俏臉上有些茫然”控制費珊和伊斯坦地區的帝國大將瓦里西恩麾下最為精銳的一支突擊部隊,據說只有千人,卻擁有數倍的戰力!“圣殿騎士長小聲解釋說道,瓦里西恩作為控制費珊和伊斯坦的帝**方大將,一直都是南方諸國給予重點關注的對象,而且這位帝國大將的名聲實在是不怎么好,倒不是說瓦里西恩私生活多么糟糕,而是因為瓦里西恩是帝國唯一一個曾經多次擊破過帝國級王都的帝國大將,北方高盧,南方剛非,東部伊斯坦,都沒有逃過瓦里西恩的毒手,因此在諸國之間也有著”滅王者“的稱號,簡直就是瘟神一樣的人物”這么說,我所見的并不是普通的巡邏騎兵!“普達米婭臉上露出一抹恍然,暗松了一口氣,原來是精銳部隊啊,這就難怪了,要是隨便一支巡邏隊都是這樣的水準,帝國就太可怕了!只是不知道這支精銳部隊怎么會突然出現這里?

    就在眾人都在有些不是所措的時候,一名帝國騎兵軍官在普達米婭面前猛力勒住戰馬,目光落在普達米婭身上,這些人里邊,要說女子也就是她了,”請問是普達米婭殿下嗎?“”我是普達米婭!“

    普達米婭拍了拍身上沾染的泥土,策馬出來,蒼白的俏臉有些發紅,對方竟然能夠一口問出這樣的問題,足以說明帝國方面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到來,就算是已經有了相當厚的臉皮,普達米婭還是有些尷尬,自己可是故意將埃羅東軍引過來的啊,沒想到還沒到目的地就被帝**隊攔截住了

    而且對方看起來還是早就等候已久的樣子,這種感覺就像是趁著夜黑跑到主人家去偷東西,結果卻發現主人家早已經在家里備好了吃喝等著自己一樣,太挫敗了,普達米婭腦海里閃過獵鷹皇帝那張看似憨厚卻是讓人不敢面對的臉,這還讓人活不活了!”我等奉命令在此等候殿下,請跟我來吧!“那名千騎軍的軍官向普達米婭行了一個軍禮

    “殿下,這件事有些太詭異了!”普達米婭身邊的圣殿騎士長也感覺出了不對勁,低聲說道“既然帝國皇帝知道我們要來,為什么只派了區區這么點騎兵來?”

    “我當然知道這里一定有問題,但是你覺地我們還有選擇的余地嗎?如果我們不跟他們走,我敢保證那些箭簇就會射向我們”普達米婭嘴角好氣又好笑的低聲回應道,就在剛才她已經注意到,這殺出來的近兩百名帝國騎兵中的數十騎已經在四周隱隱形成包圍,一雙雙冷冽而充滿殺意的眼睛即使在黑夜里也能夠清晰感覺到,而自己這邊,護衛的圣殿騎士也就是二十多人,想到剛才對方所展現出的讓人咋舌的箭術,普達米婭可以肯定自己這點人怕是一輪都支撐不過

    至少看起來,對方確實是真正的帝國騎兵無疑,

    否則想要在并不擅長騎射的埃羅北部,想要突然冒出一支這樣的精銳弓騎兵,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而帝**隊擁有大量精銳弓騎兵也早已經不是什么秘密,都說帝國弓弩天下無雙,從未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在遠程上與帝國抗衡,但也沒想到會變態到這種程度!這就難怪帝**隊在南北大戰中只以二十萬兵力就橫掃了南部聯軍七十萬,而弓騎兵在里邊所起的作用,已經被南方諸國視為步兵集群的天敵!”嗚!嗚!嗚!”一道急促的求救號角,就像是點燃了四周丘陵的黑幕,一陣陣隱約而來的急促聲音,

    “我們的時間不多,敵人在求援,很快,埃羅人更多騎兵就會撲上來的,還請殿下不要再猶豫了!”那名帝國騎兵軍官看著那邊看了一眼,向普達米婭再次說道

    “好吧,我跟你們走!“普達米婭俏臉堅毅的點了點頭,至少看起來,這些帝國騎兵并無惡意,她也想要知道帝國到底想要做什么!自己這次引過來的可是十萬埃羅東部邊軍,而帝國方面這邊有恃無恐的態度,也極大的調撥著她的好奇心

( 權國 http://www.kuiagm.tw/2/2667/ ) 移動版閱讀m.xcxs520.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權國》,方便以后閱讀權國3255 亂火(七)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權國3255 亂火(七)并對權國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快速时时彩是私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