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三少

九、 貪、貪歡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莫問少年 本章:九、 貪、貪歡

    九、貪歡

    三更時分,當大多數青城弟子都進入沉沉夢鄉的時候,卻有一道黑影從女眷

    居住的內院中閃出,避過幾個巡邏的弟子,來到男弟子居住的外院。

    外院里除了幾間大通房外還有幾套供單人居住的院子,這是青城專給有錢弟

    子居住的地方。

    衛正豪顯然把收弟子做為一條重要的財源,不但所收弟子眾多,而且他們在

    青城的起居及飲食待遇皆由財力決定,反而與武功高低無關。而衛正豪自然也沒

    那么多精力去應付那么多的弟子——事實上,除了前七大弟子以外,從第八個弟

    子張蓉起,武功全是由師兄教的。所以青城派勝在人數眾多,聲勢浩大;但也有

    高手不多,濫竽充數者大有人在的弱點。

    衛正豪的十三弟子宏方裕顯然屬于有錢那類型的弟子,他的小院是幾個院子

    中最大、最雅致的。只見那黑影熟門熟路的來到了宏方裕的小院里,也不敲門,

    徑直推門——那門居然也沒上鎖,黑影也就不客氣的閃身入內。

    「你來啦,嗯,今夜到是沒有遲到,好了,到臥房里來吧。」唐鳴天的聲音

    從內傳來。那人聽后,三兩下就將身上的夜行衣脫掉,原來里面只是穿了件玫瑰

    色的肚兜和一條粉紅色的褻褲而已,露出了誘人的身材——此人自然就是風騷無

    比的張蓉。

    只見她蛇腰款擺,蓮步輕移,走入里間的臥室。臉上春意蕩漾,嘴角嬌笑盈

    盈,顯然是來付風流約會的。

    入得臥房,張蓉不由一楞,只見唐鳴天正在用蠟燭引燃三支香,她不由失聲

    笑道:「怎么爺在做風流事前還要焚香向菩薩禱告嗎?難道爺那么強,是因為有

    菩薩保佑啊?」

    唐鳴天笑道:「你倒是什么話都敢說,也不怕激怒了佛祖,我焚香是要禱告

    你我莫要只顧貪歡,一不小心就做了一對風流鬼。」說話間香煙繚繞,很快就充

    滿了整個屋子。唐鳴天又道:「放心,這煙絕無毒性,倒是可以用來保暖。」

    張蓉嬌聲說:「爺的手段真多。今天人家又開眼啦。」

    唐鳴天將張蓉拉入懷內,捏住她的小臉說:「爺在床上的手段更多,今天晚

    上一定讓你好好的嘗個夠。小賤貨,到時候你可別叫吃不消啊。」

    「爺,你真壞。」張蓉撒嬌的抱住唐鳴天,將粉首埋入他寬闊的胸膛,摩擦

    了幾下后才抬起頭來,主動的獻上紅唇,和唐鳴天吻在一處。

    她一會兒將唐鳴天舌頭引到自己的口內吸吮一翻,一會兒又將自己的舌頭頂

    入唐鳴天的口內舔來舔去。兩人的舌頭就這樣在雙方口里來來回回的糾纏許久才

    戀戀不舍的分開,唇分之際唐鳴天還故意在唇分之時咬了張蓉的嘴唇一口,張蓉

    「嗯」了一下,湊到唐鳴天耳邊咬著他的耳朵道:「今夜,奴婢一定讓爺盡興,

    就算叫爺操爛了,也是小賤貨心甘情愿的,爺就放開手腳干吧。」

    「好啊,那爺就不客氣啦。」唐鳴天說話間一把把張蓉抱起,象抱嬰兒一般

    讓她躺在懷中,一手拉去了她的肚兜,張蓉那對雖然不能算碩大但也不小的玉乳

    一下露了出來,粉嫩的肌膚使它們顯得格外可人,上面的兩粒紅豆已稍稍挺立,

    在唐鳴天目光的注視下微微顫動。

    唐鳴天滿意的點點頭,張嘴含住了其中的一個玉乳,大口的吮吸著,仿佛想

    從中吸出奶來似的。

    他兩手也不閑著,一手在張蓉的脖子上大力摩擦著,粗糙的手和脖子上細嫩

    肌膚接觸帶來一種奇怪的感受,更兼脖子是人身上最致命的所在,如今被唐鳴天

    如此大力的摩擦,令張蓉產生一種完全臣服面前這個男人的快感。

    同時唐鳴天的另一只手則在張蓉雪白的肚皮特別是肚臍的四周輕輕的搔刮,

    帶給她一種麻癢的感覺。而不停繞著張蓉的乳暈轉圈的舌頭和不時在她rǔ頭上輕

    噬一口的牙齒則又帶給她完完全全的沖動和快感。

    在唐鳴天的三管齊下的攻擊下,張蓉的心里就像是有幾百只螞蟻在爬一樣,

    撓又撓不到。只得一邊浪聲呻吟,一邊將手探入唐鳴天的褲子里,握住他的yáng具

    反復搓動,希望能轉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可是隨著唐鳴天yáng具的漸漸勃起,火

    熱堅挺的yáng具反而更加炙了她的欲火。紅彤彤的臉上細汗直冒,原本對唐鳴天陽

    具輕柔的愛撫變成了快速的抽動,嘴里「嗯嗯啊啊」的淫聲也不絕于耳。

    唐鳴天看到她饑渴的淫蕩相,心頭也是一蕩。停止了對她上身的攻擊,將她

    下身的褻褲猛的扯掉,由于用力過猛,褻褲被撕壞的同時發出「嘶」的聲音。下

    身被這種近似暴力的方式暴露出來,饒是張蓉如此淫浪的女子,也不由「啊」的

    驚呼一聲。

    唐鳴天一邊捏弄著她白凈的大腿,一邊將它們左右分開,露出張蓉那早已濕

    漉漉的陰部。「可真是個妙穴啊。」唐鳴天贊嘆一聲,將張蓉的上身甩在床上,

    而將她的下身擺在自己面前,用手指輕輕的掰開著張蓉的大yīn唇。剛掰開yīn唇,

    陰穴中的浪水沒有了阻隔,一下就淌出來許多,清亮的yín水里面還夾雜著幾個氣

    泡。

    唐鳴天一見頓時來了興致,將頭迎湊上去把流淌出的yín水吸了個干凈,隨即

    用一根手指探入張蓉的yín穴中,左右前后的摳弄,如此一來,張蓉的浪叫聲和浪

    水一起不停的從上下兩個口中流淌而出。

    「好癢喔……爺……行行好嘛……不要再逗我了……嗯…嗚嗚……小賤貨的

    sāo穴……啊……癢啊……」

    唐鳴天聽著張蓉的淫叫聲,知道一支手指已不能滿足這個騷貨的淫欲,就將

    中指、食指一起塞進了她的yīn道,抽送了十幾下后,又加上了無名指。這樣三個

    手指一起來回,令張蓉爽快異常,她禁不住將自己的雙手放在胸前,搓揉著

    自己的、捏弄著完全漲起挺立的rǔ頭,口中不迭的喊道:

    「喔……喔……爺的手指好厲害啊……小賤貨……舒服……哦……用力啊…

    再插得深……深一點啊……啊……」

    唐鳴天一邊聽著張蓉的叫春聲,一邊抽送,發現隨著自己的摳弄,張蓉陰部

    有一粒小小的突起顯露了出來,這立即引起了唐鳴天的興趣,他一邊用手指繼續

    大力的,一邊慢慢的將頭伸向那突起,先用舌尖舔弄了幾下,然后用舌頭包

    住它輕輕的吸著。

    張蓉被唐鳴天的這幾下弄得一下子高氵朝迭起,口中慌不擇言的嚷道:「啊…

    爺舔得真好……啊……啊……美死我了……爽壞了……啊……我……不行啦……

    我來……來了……啊……喔……爺……賤婢好……好美……呀……」

    隨著她的尖叫聲,張蓉的大腿抖動了幾下,唐鳴天只覺得一股yín水直噴在自

    己的手指上,yīn道壁也收縮了好一會兒才停頓下來。當唐鳴天將手指從張蓉的密

    穴中抽出時,一大灘粘稠的浪水也隨著被帶了出來。

    唐鳴天順手將浪水擦在張蓉的大腿、肚皮、上,又「啪」的一聲一拍她

    的大腿罵道:「別光顧著自己爽了,快來幫爺舔舔,讓我也好好舒服舒服。」

    「奴婢遵命,爺。」張蓉風騷的向唐鳴天拋了個媚眼,反身趴在床上,一手

    托住唐鳴天的陰囊,溫柔的撥弄著里面的兩顆春袋;另一手則握住他的yáng具,先

    重重的搓動幾下,才將唐鳴天半勃起的yáng具送入自己的口中。

    整個yáng具一下子就被溫暖的裹住,唐鳴天舒服的哼了一聲,伸手在張蓉的背

    上拍了一下以示鼓勵,張蓉得此訊息,更加賣力細心的舔弄起來。

    過了一會兒她的頭又一前一后的動了起來,讓唐鳴天的yáng具如同插入yín穴抽

    送一般。而每當唐鳴天的yáng具要抽離她的口中時,張蓉的牙齒總是恰到好處的在

    他的guī頭棱上輕輕的咬住,這種奇特的感受帶給唐鳴天莫大的刺激,他的yáng具在

    此刺激之下愈發的漲大了。

    唐鳴天正在舒服的享受時,忽然感覺屋頂有微微顫動和些許的腳步聲,知道

    定是唐宇和孫又童兩人前來看看這會兒是否有可乘之機。因為他早就算準這兩人

    會來,所以在放縱之際還是保有一絲清醒,否則他二人在此刻到來,唐鳴天恐怕

    還真的不一定能察覺。不過現在唐鳴天已做好布置,當下也就故作不知,任由他

    二人在屋頂上觀看自己和張蓉的春宮好戲。

    唐宇和孫又童已從張蓉口中得知唐鳴天終于向她開口,要她今夜三更時分相

    會,一方面既驚訝于他的色膽包天,剛在樹林中經歷死亡的威脅后,居然立即就

    敢于尋歡;另一方面也認為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在唐鳴天和張蓉燕好之際,可

    以一舉至他于死地。所以他們一面吩咐張蓉用盡手段使唐鳴天神魂顛倒,一面估

    計時間差不多時就偷偷的來到了此間。

    兩人縱身上屋頂,將一片瓦片掀開一條縫,由唐宇細細觀察了一會,他微嘆

    一口氣輕聲道:「這小子果然謹慎,屋子里埋伏有好幾樣致命暗器,我們若冒冒

    失失沖進去必定是自尋死路。」

    「那以你的暗器,能否在屋頂上……?」

    「不成,他點的這種香是我們唐家特制用來防人暗器偷襲的,叫做迷眼香,

    雖然我們現在看他看得很清楚,其實在煙的作用下我們所看到的他和他本人所在

    之處已有一定的偏差,所以即使我用暗器也傷不到他。」

    「那我們就這樣無功而返?」

    「沒什么法子了,你先走,我看看張蓉能否迷住那小子,只要她能令他神魂

    顛倒,我們總會有機會的,今天不行,還有下次。」

    「好,那你要小心。」孫又童說完縱身躍下屋頂,唐宇剛才并沒有仔細的觀

    察床上的情景,只略掃了一眼,如今定睛向下看去,卻看見唐鳴天的yáng具在張蓉

    的紅唇中一進一出。

    唐鳴天此時正伸手將張蓉的肥臀翹起,張蓉知趣的彎起雙腿,撅起屁股,還

    隨著yīn莖在她口中進出的節奏擺動著雪白的屁股,唐鳴天看得興起,伸手在她的

    肥臀上用力拍了一把,發出「啪」的清脆響聲。張蓉嘴里「嗚嗚」了兩聲,俏眼

    含嗔的瞟了唐鳴天一眼,然后將舌頭頂住了唐鳴天的guī頭慢慢的繞著它打轉,前

    后套弄的工作交給了左手,右手繼續撫弄著唐鳴天的兩個睪丸。

    唐鳴天一邊享受著美女,一邊看著張蓉雪白的屁股上的紅印,只見繼續

    擺動著的屁股象是在向自己發出邀請一般,不由又伸出手去,「啪啪」的打在張

    蓉的大屁股上。

    此時唐宇的視角正對著張蓉的肥臀,不但清楚的看到了她不停扭動的肥臀,

    張蓉那夾在雙腿間肥肥嫩嫩的yīn戶也讓他看了個飽。隨著唐鳴天大力的擊打她的

    屁股,張蓉的密穴里居然慢慢的滲出了一條涓涓細流,順著她的大腿蜿蜒流下。

    唐宇見到此景只覺得頭皮發麻,下檔的行貨已經堅硬如鐵,暗罵了一聲:「這個

    騷女人真是要得,老子幾時也要嘗嘗她的味道!」便伸手隔著褲子起來。

    唐鳴天的yáng具此時已漲到了極限,張蓉用指甲不住的在他yīn莖上的青筋上刮

    擦著,嘴就象是嬰孩吸奶那樣有力的撮著,舌頭還不時的舔著龜棱。如此刺激,

    終于使唐鳴天低吼一聲,將yáng具往張蓉嘴里狠狠一送,大量的jīng液噴涌而出。

    張蓉努力的吸了幾口,終因量實在太多,還是有一些順著嘴角溢出,她也不

    擦,淫蕩的向唐鳴天飛了個媚眼,緩緩的躺在唐鳴天的身邊,嘴里嗲聲嗲氣的說

    道:「爺,要不要歇一下啊?」

    「你說呢?」回春功運行一周天后,唐鳴天的yáng具頓時又威風凜凜,搖頭晃

    首的向張蓉示威。

    啊,真是個寶物,張蓉望著唐鳴天的yáng具咽了口口水:「爺,賤婢真是服了

    你了。爺要怎么玩呢?」

    「你剛才那個姿勢不是挺撩人的嗎?把它撅得高一點!」說話間唐鳴天又狠

    狠的拍了張蓉的屁股一下,「哈,小淫婦,又出水啦。」唐鳴天將手上濕嗒嗒的

    液體順手抹在張蓉的上。

    「賤婢想要爺的恩寵嘛!」說話間張蓉已擺好了姿勢,將白花花的屁股高高

    撅起,一手撐床,另一手繞回身后將自己的yīn唇拉開,露出浪水泛濫的yīn戶,浪

    浪的說:「爺,這次就別逗奴家了,就把爺的寶貝賞給賤婢吧。爺,你來嘛…」

    唐鳴天也不禁被她浪得心動,答應一聲:「好,爺就好好的賞賜你。」說完

    將yáng具對準yīn戶口用力向前一送,噗哧的一聲就把大半根捅了進去,接著就在張

    蓉濕滑的yīn道中抽動起來。

    唐鳴天剛才被張蓉伺候得很舒服,如今投桃報李,將自己在二娘身上學會的

    功夫都使了出來。一會兒三淺一深,一會兒左沖右突,一會兒又將guī頭對著她的

    花心研磨,爽得張蓉自己將屁股奮力的向后迎湊,口中淫詞浪語不斷:

    「哎呀……舒服……爺……花招……真……多……喔……太……妙了……呀

    啊……又頂到……啊……再……再頂……呀……好美啊……用力點……再用力點

    啊……干死我吧……干死小賤貨吧……」

    張蓉欲仙欲死的叫著,臉上汗珠直冒,一付不知是哭還是笑的瘋狂表情,散

    亂的頭發隨著唐鳴天的左右擺動,雙乳垂掛在胸前一蕩一蕩,兩粒鮮紅色的

    rǔ頭愈發漲大,似乎里面真有奶汁一樣。

    這些淫穢的場面都叫唐宇看了個飽,雖然看不到下身的情形,但仍刺激得他

    越來越快速的,yáng具也隨之越漲越大。

    而下面張蓉的叫聲也越來越高:「啊……唔……好舒服……爺的jī巴好長…

    好粗……我爽死了……用力啊……啊……又……又操到花心了……啊……我要瘋

    了……啊……操爛……操爛小賤貨吧……啊……我不行了……啊……要泄啦……

    小賤貨要泄啦……」隨著她瘋狂的叫聲,一個哆嗦,陰精狂泄而出,人也隨之一

    下軟癱在床上。

    唐宇看得、聽得興奮異常,猛覺得guī頭一漲,腰間一酸,心頭叫罵道:「淫

    婦,本少爺就陪你一塊泄了吧!」一股股強勁的陽精就噴灑在自己的褲子里。

    唐鳴天聽到屋頂上面又是一陣異動,知道唐宇已經離開,笑著在張蓉的耳邊

    說道:「上面的人被你的騷浪樣給迷住啦,剛才和你一塊泄啦!」

    張蓉這才知道剛才的一切都落入了別人的眼里,心頭一陣羞澀,也同時有一

    種被偷窺的快感,密穴中又分泌出不少的液體。

    唐鳴天笑道:「你可真是淫蕩啊,這樣也會想要啊?」說著將yáng具又向前一

    送直至沒根,繼續大力的抽送起來。抽送幾下后張蓉慢慢的又起了性,嘴里又開

    始哼哼哈哈的為唐鳴天助威,身體也跟著晃動起來。

    唐鳴天將她的身體拉起,讓她坐在自己的身體上,一手托住她的臀部,一手

    抓玩著她的胸脯,一次次將她拋起,又一次次讓她借由體重落下,每次落下都深

    深插入,直至yīn莖根部,頂得張蓉渾身發麻,媚眼如絲,紅舌探出舔著自己的嘴

    唇,發出哼哼唧唧的呻吟聲。

    如此又過了一會,張蓉yín水直涌,全身抖動,漸入高氵朝,放浪的淫聲高呼:

    「啊……爺啊……賤婢的yín穴要……要被爺……搗穿了……哎呀……操死我了…

    小賤貨的魂…都…飛了……親爹……呀……饒……饒了賤婢……吧……好人……

    我……我……xiāo穴……又要泄了…………要泄了……喔……喔……」

    隨著她的叫聲,唐鳴天只覺她的花心顫抖,泄出了一大堆陰精。不由罵道:

    「你不是說今夜一定讓爺盡興的嘛,怎么如今爺還沒暢快呢,你就如此不濟啦,

    快給我起來。」

    張蓉喘著粗氣道:「爺,賤婢是真的不行了,爺就放過賤婢吧,賤婢實在沒

    力氣啦。」

    「也罷。」唐鳴天說著從張蓉的yín穴里退出yáng具,將里面流出的yín水涂抹了

    一些在yáng具上,乘著張蓉不備,猛的一下插入了她的菊花蕾中。

    張蓉疼得「啊」的一聲,回頭看時,唐鳴天已插進去一半,心知不哄出他的

    陽精來,今夜是無法過關的,只得可憐巴巴的求道:「奴婢的后庭還是初次,求

    爺愛憐。」

    「哈,想不到你身上也有未開墾之處。」唐鳴天說著,用勁輕柔的將大ròu棒

    緩緩插進張蓉緊小的屁眼里,由于有yín水的潤滑,張蓉雖然覺得屁眼脹得要命,

    但好在疼痛的感覺漸漸散去。

    唐鳴天感覺自己的yáng具在她的后庭中被裹得嚴嚴實實,舒暢異常,也就不急

    著,又故伎重演,伸出三指在張蓉的yīn道中摳弄。張蓉雖然渾身乏力,

    但yín穴仍然能體味到陣陣快感,也冒出一股股的浪水。

    唐鳴天見她的注意力已經轉移,就一點點將yáng具在她的屁眼里由淺到深,由

    慢到快來回抽送著。

    直抽送了小半個時辰,唐鳴天終于覺得精關不穩,脊背發麻,忍不住全身哆

    嗦了幾下,大guī頭一陣跳躍,「卜卜卜」射出大量的陽精澆灌進了張蓉的屁眼深

    處。

    「嗯,」唐鳴天舒服的哼了一聲,抽出漸漸發軟的yáng具在張蓉的屁股上拍打

    幾下,然后一把將她摟進懷中,待她休息了一會后,便和她商量起對付唐宇和孫

    又童的計劃來……

    本書有聯想小說網http://www.danaimei.com

    http://www.danaimei.com

    http://www.danaimei.com

    www.danaimei.com轉載僅作學習交流使用,請廣大的讀者尊重原著

( 唐家三少 http://www.kuiagm.tw/4/4020/ ) 移動版閱讀m.xcxs520.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唐家三少》,方便以后閱讀唐家三少九、 貪、貪歡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唐家三少九、 貪、貪歡并對唐家三少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快速时时彩是私彩吗